运营爆破大会

来自恶俗维基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运营爆破大会徐逸旗下的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2013年10月5日下午5时30分在上海公国浦东新区的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The Mixing Room&MUSE(并非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主体)举办的名为"BILIBILI MACRO LINK"(简称BML baomale)的线下LIVE活动。

第一届

黄牛风波

徐逸将本次活动的票务分为了80、180、280、380四种票价,由于消息放出第一天购票人士便络绎不绝,因此几日之后不得不采取了摇号抢票的方式。据在场人士透露,在大会开始前几小时,就有黄牛在场外甚至地铁出口兜售门票,这些门票被炒至600、800甚至1000,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居然有人到处问询周边是否有ATM然后取钱从黄牛手中购买这些高价票。

低劣调音

嘉宾之怒(有待查实)

根据某位参加本次活动的嘉宾透露,在上海的整个期间,无论是事先的排练还是事后的聚餐,徐逸从未出现在他们眼前。在大会举行前夕,由于某人谢绝了徐逸手下工作人员所谓的邀请,工作人员更是对此人放话——“既然这次不去,那么以后也别去”。

尽管徐逸是以邀请的名义让这些嘉宾来到上海参加此次活动,然而该嘉宾透露绝非只是邀请那么简单,在接受所谓的“邀请”之后,徐逸手下的工作人员便要求这些嘉宾签署包括保密协议在内的各项协议,仿佛把他们看作是经纪公司旗下的艺员,这些人被要求遵守工作人员制定的作息表,甚至连基本的人身自由也受到了限制。同时该嘉宾透露徐逸除了交通费之外并未付给他们其他的报酬,此言有待继续考证。

由于幻电对于举办此类活动并未有任何经验,因此整个活动实际上是由魔音会组委会作为委托人而组织的,由于二者关系模糊不清,各有各的做法,使得整个活动的组织十分混乱。

粗俗主持

瞿申图在参加完A站举行的宅学会不久便马不停蹄前往上海参加这次活动,和一位名为猫梓的嘉宾担当本次活动的主持人,然而同另一位嘉宾相比,瞿申图在整个活动的发言十分不雅乃至粗俗,从始至终不停重复着"捡肥皂"这类带有粗俗暗示的词语,并且经常性打断他人说话。尽管瞿申图私下说自己写词"很努力",为了应付审查删了又改改了又删,但从现场来看绝非如此,瞿申图根本没有尽到一个主持人的职责。

实际上,瞿申图在以往的活动中也是如此,例如习惯性将葛平称为“葛炮”,但是由于这些活动的相关资料缺失而鲜有问津。

不久瞿申图便加入了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被徐逸招安。2013年10月11日在南京举办的超级弹幕大战中,瞿申图再次口无遮拦,声称“葛炮拘谨是因为没捡过肥皂”,变本加厉要求葛平“捡肥皂”,最终爆发了R15事件。

第二届

2014年9月20日第二届BML爆妈了大会也在上海圆满结束。在大会末尾,瞿申图发了一条微博称“我爱这个有二次元和弹幕的世界,bilibili,干杯。”尽显其晚年的暖男气质。

第三届

2015年7月25日第三届BML大会仍然是在上海结束。

出现在舞台上的徐逸与宋小卿

黄牛盈利大失败

与之前不同,这次大会的黄牛们却并没有特别OK。在这次的大会上徐逸本就将票价定得很高,导致了黄牛票只能亏本卖的局面。特别是在开场前半个小时,原价1000+的票黄牛竟然表示愿意用600元卖出。

恶俗弱子盈利

活动当日,出售的纪念品中出现了印有“ASS♂WE♂CAN”字样的肥皂。我们可以看出,B站是做婊子又立牌坊的好榜样。

历史重演

这次大会上,瞿申图登场后首先自嘲了一番自己像30多岁的大叔但实际是89年出生的后,他向观众抛出了一个史诗级难题:各位知不知道我这么久出现我是去干什么了?另图图大感意外的是竟然有人大声说“你去捡肥皂了!”这不得不令人想起曾经他对葛平的出言不逊。可谓是历史重演。

四大欠王闪亮登场

在没有任何提示,甚至连开场介绍都没有的情况下,林佳奇郑元中周寅啸彭亮四人以四大欠王的姿态闪亮登场,并唱了一首十分没有品味的歌。然而可笑的是,作为鬼畜大神的他们,除了周寅啸以外全部都跑调,包括唱出MID的林佳奇。四人在台上又跳又唱,跳得最嗨的是彭亮。

爆🐴了2018

正值贰刺螈大战GFS,不少前来观光游览的网友纷纷展示出对批站的热爱与支持,详见下图。

Media:现场实录陈睿死妈.mp4

区别对待

在爆🐴了大会举办的过程中,不少嘉宾发现相比自己拥挤阴暗的休息室,🗾嘉宾的休息室宽敞又明亮。此事被神必人嘉宾曝光至微博后引发了网民的热烈讨论。

2018BML中日嘉宾区别对待.jpg

评论区

请勿讨论与词条内容不相关的话题,谢谢。

未登录用户的评论可能存在延迟,如果无法评论,请按 shift+f5 或者 shift+command+r刷新页面